余华《鲜血梅花》:
一代宗师阮进武死于两名武林黑道人物之手,已是十五年前的依稀往事。在阮进武之子阮海阔五岁的记忆里,天空飘满了血腥的树叶。阮进武之妻已经丧失了昔日的俏丽,白发像杂草一样在她的头颅上茁壮成长。经过十五年的风吹雨打,手持一把天下无敌梅花剑的阮进武,飘荡在武林中的威风如其妻子的俏丽一样荡然无存了。然而在当今一代叱咤江湖的少年英雄里,有关梅花剑的传说却经久不衰。

2018-06-16

茨威格《情感的迷惘》:
1、我们经历无数的分分秒秒,但总是只有一秒,唯一的一秒使我们整个的内心世界沸腾。在这一秒钟里(司汤达曾描写过它),心中那朵用各种汁液浇灌的花朵在刹那间结晶,这一秒钟是有魔力的一秒钟,就像生育的那一秒钟,像它一样深藏在自己身体温暖的内部,看不见,摸不着,感觉不到,像是唯一经历的秘密。没有哪种思想的代数学可以算出它,没有哪种预感的炼丹术可以猜出它,即使自己的感觉也很少抓住它。

2、米开朗淇罗俯视着自己内心深渊的思想,贝多芬痛苦地绷紧的嘴,这些悲天悯人的脸谱比莫扎特银色的旋律,比达 · 芬奇的人物周围明亮的光线更能强烈地打动一个尚未定形的人。青春本身就是美,它无须神...

2018-06-16

最近一段时间,每天烈日当空,走在外面不出几分钟便会大汗淋漓,前几天一场大雨淋漓而至,被我和同学T赶了个正着。
那天下午,我们走出教室时,天空已被厚重的云层覆盖。云层的颜色顺着街道延伸的方向渐次加深,近处的还是轻盈的白,远处的却已是浓郁的墨色,一看便是大雨来临的前兆。
我们于是躲进了电车里,希望能避开这场雨,谁知没过多久,雨点便夹杂着些许冰雹,噼里啪啦地打在车窗上,落在铁轨上,随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占据了整个天地。我无厘头地想到,八点档狗血剧里,总是有这样一场雨,女主角总要在和男主角产生误会后,冲进这样一场雨里,然后要么撞上一辆疾驶而来的汽车,要么令人心疼地病倒。
那天我们也当真冲进了雨里,不过没有冲向汽...

2018-06-10

在微博上看到,今天似乎是Velvet Goldmine上映二十周年纪念日。
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可能差不多是在它上映十周年的时候,如今又一个十年竟然也过去了。回想起来,它真是一部从各个方面对我的影响都很大的电影,甚至可能影响了我对cp类型的偏好……以前看的时候对很多情节都只觉得新奇,现在想来却觉得虐心。 ​​​印象最深的是Curt Wild那句”我们本想改变世界,最后却被世界改变了。”

2018-05-24

麦卡勒斯《伤心咖啡馆之歌》:
首先,爱情是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一种共同的经验——不过,说它是共同的经验并不意味着它在有关的两个人身上所引起的反响是同等的。世界上有爱者,也有被爱者,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往往,被爱者仅仅是爱者心底平静地蕴积了好久的那种爱情的触发剂。每一个恋爱的人都多少知道这一点。他在灵魂深处感到他的爱恋是一种很孤独的感情。他逐渐体会到一种新的、陌生的孤寂,正是这种发现使他痛苦。因此,对于恋爱者来说只有一件事可做。他必须尽可能深地把他的爱情禁锢在心中;他必须为自己创造一个全然是新的内心世界——一个认真的、奇异的、完全为他单独拥有的世界……
至于被爱者,也可以是任何一种类型的人。最最粗野...

2018-05-13

“任何一种文学都有与之匹配的文化背景,也有它与之相对的文化诉求,《促织》的诉求是显性的,他在提醒君主,你的一喜一怒、一动一用,都会涉及天下。天下可以因为你而幸福,也可能因为你而倒霉,无论《促织》抵达怎样的文学高度,它只是“劝谏”文化的一个部分,当然,是积极的部分。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清楚,即便是到了蒲松龄的时代,我们的历史依然是轮回的历史,蒲松龄所做的工作依然是“借古讽今”,拿明朝的人,说大清的事。

西方的历史是很不一样的,它是求知的历史,也是解决问题的历史,它还是有关“人”的自我认知的精神成长史。它有它的阶梯性和逻辑性,西方的现代主义文学是在现代主义文化思潮当中产生的,它有两个必然的前提:一个是启...

2018-05-11

保罗·策兰《山坡》:
O diese Halde, Geliebte,
wo wir pausenlos rollen,
wir Steine,
von Rinnsal zu Rinnsal.
Runder von Mal zu Mal.
Ähnlicher. Fremder.

山坡啊,爱人,
我们不停的滚下来,
我们这些石头,
滚一沟过一沟。
一次比一次圆。
更相像。更陌生。

2018-05-11

你要我告诉你生活的真相?可是如果我告诉你,生活很残酷,世界并不美好,人的自由意志可能并不存在,你愿意相信吗?你可能也从书本上或是别人口中听到过类似的道理,但如果没有亲身体悟过,你是不会真正相信的。人如果没有挣扎过,没有凝视过深渊,没有在希望与绝望间徘徊过,是不会愿意相信自己身在阴沟里,而且可能仰望不到星空的。
那么你宁愿不知道?不,即使现在你身处光明里,终有一日,你也将同我一样,走入那覆盖一切的黑暗中。投身于泛滥的物质、媚俗的文化、虚妄的信仰里,不能避免那一天的到来,甚至不能减少你的痛苦,只会加剧黑暗在你身上的作用,让你与之同化。
这就是尘世的道路。你畏惧吗?想要退缩吗?怀念母亲子宫里那黑暗而原始...

2018-04-15

愿有一天能坦然唱出“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

2018-04-08

我做过的最无聊的事,大概就是试图给自己无聊的生活赋予无聊之外的意义吧。

2018-04-08

坐飞机的次数多了,容易在飞机着陆之后,产生十小时也不过是一瞬间的错觉。

2018-03-19

“Your loyalty is not to me, but to the stars above.”

2018-03-12
1 / 9

© 盐酥白 | Powered by LOFTER